假人橡胶

我是假人

想画怀孕克总!有没有人会想看?不是拟人的那种。。。。是原来的样子。。。 @小蓖麻
这个手机壳是淘宝店kuro手作的。。。我买了另一个,因为这个太丑。。。

啊!!!

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:

还请尽快转发,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,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,保护我方太太,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,尽量多扩散,让他们都知道,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,能保一个是一个,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,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,对吧

我的tag不够多,也不知道其他的,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,这样能扩散的更快

别去关注他,也别搭理他,放着他晾着他,微博能注册一个,就能注册无数个,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,疯狗谁都拦不住,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

忍住了憋住了,把手管好把嘴闭严,不要管他,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,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,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,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,多好的机会,谁能不想抓住呢〔笑〕〔狗头〕

道德是个好东西,但是他们没有,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,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

稳住,我们能赢

有的人觉得我有没有很多,同人超过十万是很难,但是就算没有超过,平白被查一下也不舒服不是?

       没人吃少年盖勒特×中年教师阿不思吗。。。感觉只能自割辣鸡腿肉卖安利。。。
      万年冷圈终于火了然而电影是一把大刀。。。感觉德普的演技还是在线的也瘦了,但还是吉米更有gg的感觉。。。他简直就是黑魔王本人!感觉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美。。。。

拖着病体肝吐血也没画完。。。。加了个变装皇后克总,画着蓝色的眼妆。

垃圾车

       垃圾车,分类R级,慎入,含有一些支配/臣服和sp情节,有严重的血腥暴力描写。abo设定。
       放飞自我的簧文,大概是hux被打败的平行世界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 Hux躺在地上时以为他那条被倒塌的柱子压着的腿会很痛,可实际上他只感觉到冷,他知道那来自于他逐渐流失的血液,他要死了。
      没什么东西会比死亡更加冰冷。暴风兵的尸体散落成白色的碎块,就在十几分钟前,这些卑贱的,由他一手创造的战斗工具还打算执行Ren最后的命令杀掉他。
     它们怎么敢?不,不,第一秩序的将军,ArmitageHux不会死在这,那些东西不能杀了Hux,这块他妈的狗屎金属也不能。一定有什么办法,一定。
      如果Hux手里还拿着任何武器的话,他确信他一定会把那条累赘的腿切掉,但他没有,他现在只是穿着一身囚犯的衣服(它甚至让那些跑来跑去的叛军都没有注意到他),任何他可以够的到的东西都只是风暴兵的碎片而已,他看到了一把枪,但它离他太遥远了,当Hux试图拉伸手臂去够到它时,发现自己这么做只会是徒劳无功。
      光剑,他想,一把像是Ren手里拿的光剑,或者他妈的任何的小刀,他发现自己开始不自觉的想像这个画面,然后就立刻意识到了自己这个念头的愚蠢,他企图通过幻想麻痹自己,这让他可怕的意识到了他的绝望。
      Ren这个愚蠢的,自大的幼稚的家伙。看看这里,这一切都被他毁了,那本应是他的第一秩序,他一手建立起来的,他的,Hux恨Ren,不过他现在知道Ren的命运也和他一样被注定了,他们都会死在这里,被这些本应该完全不被他们放在眼里的叛军处决。
      Hux气的发抖,过了一会他突然明白那其实是他因为寒冷和恐惧而产生的。他很冷,比刚才更冷。
      “那个Hux将军在哪?到处都找不到他。快去上报。你们继续找。”
      他听见了两个叛军的对话,他们大概把他也当成了一个死了的风暴兵。愚蠢的是他们居然就站在离他不到五米的地方
      如果他不是ArmitageHux,他可能甚至会笑出来,没人见过Hux笑,就算他身边最亲近的部下也没有。
      而且,实际上这并不好笑,他不想笑,他害怕,那种本能的恐惧令他羞耻,他不应该恐惧,但他现在躺在这里紧咬着牙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大喊或者抽泣出声,眼泪和鼻涕流下来,狼狈不堪。他的脸上,身上,红色的头发上全是尘土。他试图擦掉眼泪,像是擦掉画上的错误,但很快又有新的冒出来――一切都他妈的失去了控制。Hux非常,非常非常讨厌这样,老天啊,他甚至无法容忍自己的靴子在入睡前没有摆在一个正确的角度,而现在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脱离了他为它们设定的轨道,他妈的所有的一切。
      “科尔,还是没有,我那里怎么也找不到那个狗娘养的。你那里呢?”
      狗娘养的。Hux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   “Hux,Leia那里有你母亲的一个消息要给你!”
      直到部下的提醒他才反应过来那个该死的飞行员在耍他,他妈的。
      他怎么敢这么做?不,他当然敢。
      “噢,又来了,难道你甚至找不到一个男人?”那个黑头发的alpha说,他有着和头发一样浓密的深色眉毛和睫毛:“我忘了,你们这里全是一群疯子。我原来还以为你们会互相欣赏,看来你也知道审美,不是吗?”
      那双黑色眼睛里闪着嘲弄的光,在被他抓住之后他很快学会了用一种新的方式来羞辱他。Hux一拳打向他的脸颊,男人英俊的脸被打歪了,但那双眼睛里的不屑却一点没变。Hux知道他从心底里鄙视自己,那让他感到无比火大。
      应该让这个叫PoeDameron的男人知道,现在谁才是主宰他命运的人。事情应该是这样的,Hux应该杀了他,让他在缓慢而痛苦的过程中死去,但他没这么做,他还让他活着,哪怕那其实违抗了Ren下达的处决他的命令。
      风暴兵只能是beta,因为alpha和omega都被认为不能控制自己的本能,就像绝地武士中从来没有alpha和omega一样。――他的父亲这么觉得,他永远不知道他自己的儿子是个omega。那种他口中“连本能都不能控制的低等人类。”
      那是个只有他有钥匙的房间,一个秘密。

课上的色彩重构作业,蒙克的桥上少女。

拉莱耶。
未完成的炳图,会有人买这么硬核的炳图吗。。。

炳图,求约
爱之女巫,风格是古典/搞死

灰心哥和我的小灰烬,灰心哥其实是被mong男灰烬拿正义的小皮盾和+10流放者大刀弹死的。。。。什么街舞,不存在的。

在古龙顶召唤灰心哥以后发现其实这货猛的一比。正面肛了四五个蛇人以后因为我太膜才死了。第二次召唤他以后担心灰心哥死掉不敢膜结果玩脱了,然后第三次就看不到符了?所以最后也没看到灰心哥打坐的样子。。。。